[婷婷五月四房播播]婚房装修一半被迫停工 消费者想退款

时间:2019-07-22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搞笑恐怖故事

  婚房装修一半被迫停工

  消费者想退款要承担高额违约金

  “孩子的婚房装到一半儿,装修公司就‘撂挑子’了,可把我急坏了。”最近,家住丰台角门的孟先生烦心不已:交了14万多元的装修款,可房子却成了半拉子工程,而且离完工遥遥无期。

  消费者 装修一半儿被“撂挑子”

  很多人装修图的是省心省力,孟先生正是被“天地和”公司的“业主不用自己出一分力,也不用自己买一个钉,更不用多花一分冤枉钱,装修项目一站式完成”的宣传语打动,选择了“天地和”公司来装修。

  今年3月2日,孟先生与“天地和”签了合同,交了2万元订金和1.9万元的部分一期款,订购了“小户型全装套餐”,其中包含设计、人工、厨卫、小五金、基材、主材、家具、家电等项目。“合同中约定工程在90个工作日完工。装修完正好能赶上孩子婚期,小两口入住新房。”孟先生一家人对装修满怀期待,在开工前又交了7万多元的一期款,并选好了材料颜色和家具款式。

  然而,装修过程并不那么省心省力。5月25日,孟先生家正式开工,到6月8日装修过程还顺利,工人很快就完成了水电改造和卫生间防水部分。到了贴瓷砖这一步,包含在套餐内的瓷砖迟迟未到货,在孟先生的多次催促下,公司工作人员才告知他,他定的那款瓷砖厂家已不供货了,需要更换瓷砖款式。又过去了20天,瓷砖才如数送到。“工人总是做做停停,每天都要催着、盯着。工长给出的解释是还有材料没到位。”

  贴完瓷砖后,公司通知他交二期款。于是,孟先生又交了2.48万元的中期款。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交完二期款,工人们就不见了,装修材料也迟迟不见踪影,装修陷入了停滞。工长告诉孟先生:“公司不给我钱,我们不能再干活儿了。”

  7月6日,孟先生决定去“天地和”公司问个究竟。销售人员明确告诉他,“公司资金链断了,要想继续装修只能等,何时恢复我们也不知道,反正3个月肯定是完不成了。”“我家孩子婚期马上就到了,等着新房装修完入住呢。”销售人员建议他先付钱给工长,让工人继续下一步的工程。孟先生只好又花了1.5万元,这钱让他觉得掏得冤枉。“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交了14万多的装修款,可后续的门、地板、卫具等材料,还有电视、两张床、沙发、茶几这些家电和家具,公司一样也没送来。”孟先生想办法与供应门的厂家取得了联系。“一问才知道,天地和公司还欠着人家钱呢。厂家说我家的门还没下单生产,公司不给信儿他就不给做。”

  装修公司 退款要承担7成违约金

  前两天,记者与孟先生一起来到朝阳区青年路甲88号的“天地和”公司。大楼上的招牌已从“天地和”更名为“誉百年”,家具展厅里黑着灯,大部分家具或已被运走或凌乱地摆放着,就连墙上“明星设计师”的照片也已全部撤下。

  大厅里聚集了不少和孟先生经历相似的消费者。两名工作人员在前台接待消费者,让消费者先填表登记,然后加入“北京天地和在建工地群”,说各家的装修进展会在群里发消息。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现在装修都停工的原因,就是因为公司不给工长打钱,不给材料商打钱,现在所有项目都停了。”

  孟先生提出了退款要求。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他:“根据装修合同规定,客户原因要求解除合同的,开工前且材料未进场,客户需要承担合同总额20%的违约金;材料进场后,客户需要承担合同总额70%的违约金。您家已经完成了水电改造,等于材料已进场了,您要退款就得承担合同总额70%的违约金。”而且,退款的方式只能选择两种:一种是5万元金额以下,分12期退款,每期退8%,5万至10万元的,每期退6%;另一种是将钱退到一个名为“我是房主”的App中,当作虚拟货币用来在App上购物。这样的退款方案,让孟先生无法接受。

  律师说法 消费者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彭艳军律师认为,“天地和”公司已构成了根本违约,孟先生可以依法要求解除合同,要求退还有关预交款,并且要求赔偿损失。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的;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等情形时,另一方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同时,彭艳军律师指出,该公司在合同中规定,材料进场后,只要客户要求解除合同,就需要承担70%的违约金,这明显是加重消费者责任的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属于霸王条款。彭律师特别提示,像孟先生这种情形要求解除合同的,由于是对方根本违约在先,孟先生行使法定解除权,根本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

  本报记者 褚英硕